美媒:美军可部署潜艇威慑中国 从水下封锁沿海航道军事

2018-09-16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1日发布的题为《采用柴油、吓唬中国:海军为什么应该在亚洲部署柴油潜艇》的文章称,就像包括潜艇在内战舰都是战斗的工具一样,

  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1日发布的题为《采用柴油、吓唬中国:海军为什么应该在亚洲部署柴油潜艇》的文章称,就像包括潜艇在内战舰都是战斗的工具一样,它们无疑也是政治决心和意图的象征。它们能够帮助巩固联盟,就像它们可以在和平时期阻止潜在敌人的行为,或者在战争时期从下往上连续打击敌人的航运一样。

  文章认为,一艘美国的潜艇也不需要非得是超级强大和造价高昂的“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才能承载政治分量。在巧妙设计、娴熟处置并采取一种具有说服力的关于美国意图和力量的叙述的情况下,一支由柴电潜艇组成的小型舰队在东亚沿海不仅具有作战价值,而且还能带来战略和外交红利。

  图为日本苍龙级柴电潜艇

  文章称,同时,采取上述措施的代价极其低廉。按单艘潜艇计算,其成本只是核动力攻击潜艇的一小部分。打个比方,如果美国海军购买日本潜艇,它可以用一艘“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的价格购买大约5艘“苍龙”级柴油潜艇,后者被誉为世界上最出色的常规潜艇。在美国军方寻找低成本手段,以便把不成比例的成本和风险施加到可能的对手身上之际,这种做法是值得考虑的。

  战略家爱德华·勒特韦克在冷战后期的著述中曾把军舰描绘成政治工具。舰只是一种用钢铁表达的威胁或承诺。它是一种把沉重代价强加于敌方身上的威胁,如果该敌方的领导层坚持要做美国领导人所禁止的事情的话。这就是威慑。或者说,一艘战舰就是要强制制裁敌方的威胁,如果这个敌方对于美国要求它做的事情畏缩不前的话。这是胁迫,而且它意味着发出一种迫使敌方就范的威胁,而不是说服它停止某些行动。

  勒特韦克坚持认为,无论哪一种情况,在潜在的武装冲突现场部署随时准备战斗的力量,都会投下限制“敌方行动自由”的“阴影”。它不断提醒敌方做美国认为不可接受的事情的代价和后果,并推动他们按照美国可以接受的方式行事。

  文章称,例如,柴油潜艇可以帮助封堵让中国船只和飞机得以进入西太平洋或印度洋并返回的海峡。对中国来说,出入通道始于国内。从一艘船在天津或上海启程开出,一直到在远方的航程终点停泊,领导层都必须担心海上交通的安全。盟国海军可以利用这些担忧来争取威慑或胁迫的结果。

  图为美国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

  另一方面,部署致命性的美国军舰——不管是单独的行动还是与盟友的协同行动——将有助于驱散敌方海军投下的阴影。如果某艘军舰所针对的目标知道自己在迫不得已时能够击败该军舰及其代表的海军,那么它所具备的政治分量就没有那么大。不过,在一个联盟或另一个多国联盟中,为了实现威慑或胁迫,所有伙伴都必须始终不渝地献身于共同的事业。如果某个盟国对敷衍或背弃自己的朋友,就会从联合力量中减去自己的贡献,并在这一过程中削弱联合力量的威慑或强制力量。

  图为美国海狼级攻击型核潜艇

  文章评论称,因此,假如美国让日本、韩国或澳大利亚等伙伴国相信当状况紧张时美国将为它们提供保护,那么盟国和伙伴国会从美国派来支援它们的战舰身上获得勇气。建立信任需要外交努力。就连蝙蝠侠也只是因为每当哥谭镇市民在天空中照射出蝙蝠信号以召唤他前来提供保护时就会现身,才拥有了他们的信任。否则,在不能肯定这个身披斗篷的斗士是否会出现的情况下,普通人将会屈服于掠夺大都市的超级恶棍。不法行为将盛行。

  盟友同样担心被朝三暮四或半心半意的朋友丢弃在困境中。美国的造船厂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建造柴油潜艇了。但是,列装一支基于外国通用设计的柴油潜艇舰队,并将其永久驻扎在盟国港口,将会投送出美国对这一事业坚定不移的承诺的象征。蝙蝠侠将永远不离不弃。

  文章认为,这听起来有些乏味,但简单的不离不弃的行为是战略成功的关键。电影制作人伍迪·艾伦曾经开玩笑说,生活的80%是在他人面前的展示。幽默中包含真理。已故的杰出海军上将J·C·威利可能还会补充说,剩下的20%就是在原地不动。威利宣称,原地待命的优势力量是战争成功的决定因素。作战能力更强的军队可实现对某个地方或某个物品的控制,并转化为对战略和政治利益的控制。

  于是,这样一支舰队将投下长长的阴影。选用一种通用的潜艇船体,使之成为盟国潜艇舰队的核心,并用专业知识和技能来训练这支舰队。文章称,这将几乎让对手确信,盟国不仅拥有兑现它们的武力威胁的决心,也有这么做的海军力量。而且一支强大的水下舰队将在美国领导的联盟内部发挥电击般的影响力。这会让东京、首尔或堪培拉感到振奋,而没有与强敌打交道时的这种胆怯。

  文章评论称,柴油潜艇的采购计划总是遭遇到强烈的阻力,主要是出于技术性理由。说美国海军存在喜欢核动力潜艇的偏见是一种可笑的低估。对接受过核训练的海军军官和有着类似思想的官员来说,柴油潜艇似乎是时代的倒退。此外,新技术的支持者们主张采用无人水下航行器,而不是柴油潜艇,以便增强潜艇部队的大规模监视能力和打击力。

  作为对前一个理由的回答,在美国海军无法在造船方面大量投入的时候,柴油潜艇相对于核动力潜艇的可承受的成本使它们具有吸引力。核能也许不被盲目崇拜。作为对后一个理由的回答,不妨再考虑一下对海上力量的政治运用。与载人潜艇相比,无人潜水器所具有的政治影响力微不足道。正如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可能会说的,它们几乎不能证明美国在联盟政治中“亲自加入战局”,而让美国水兵置身险境则传达出决心。

  文章认为,无人潜水器既不能威慑对手,也不能让美国的盟友们安心。它们属于未来的舰队设计,只要硬件以及操作这些硬件的战争手段被证明是有效的。但是在外交影响力方面,他们永远都取代不了由船员操作的潜艇。不亲自加入战局,政治意义就微不足道。

  让我们请学者兼政治家亨利·基辛格来说出关于柴油潜艇政治用途的最后一句话吧。基辛格曾写道,威慑是作战能力的产物,是在明确定义的情况下使用这种能力的意志力,以及对手对于美国能力和意愿的信念。这个公式没有添加项:你把这三个变量相乘便能估计出威慑力。让这三个变量达到最大就能使威慑力达到最大。当其中一个或多个变量大幅减小时,就可能出现麻烦。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