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再开彬龙会议 军方与部分民地武装分歧仍存军事

2018-07-14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缅甸第三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现场在经过多次延期之后,缅甸第三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7月11日终于在首都内比都开幕,大会将持续至16日。11

缅甸再开彬龙会议 军方与部分民地武装分歧仍存

  缅甸第三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现场

  在经过多次延期之后,缅甸第三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7月11日终于在首都内比都开幕,大会将持续至16日。

  11日上午,缅甸国务资政、民族和解与和平中心主席昂山素季主持了开幕式。据缅甸官方报纸《缅甸环球新光报》12日报道,昂山素季表示,民族和解与和平对于联邦来说是最佳以及最急需实现的局面。她表示,缅甸民众渴求在国家内部各个区域自由行动、谋取生计并以自己所希望的方式把握经济和区域发展机遇,为此已经等待了70多年。民众不希望再继续苦苦等待,与会各方应团结努力,实现民族和解与和平。

  “我希望指出,我们在政治磋商中的任何拖延都意味着民众正在错失宝贵机遇。”昂山素季说道。

  本届会议为期6日,设有政治、安全、社会、经济和自然资源管理等五个方面议题。在会议最后一日,预计与会各方将公布讨论达成的新联邦协议条款。

  就本次会议可能达成的新联邦协议条款,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研究员葛红亮对澎湃新闻()分析称,如果最终能达成签署,可算是一大实质进步。不过,他认为,如果很多实质性矛盾没有得到解决,会议达成的也就只是宽泛性的共识。

  “新联邦协议如果仅仅是宽泛协议,达成问题不大。如果是具有约束力的、涉及根本利益矛盾解决的,达成的难度和挑战性很大。”葛红亮还进一步表示,“这一协议与缅甸现行宪法之间的关系也有待解决,而修宪面临的困难则更具根本性。”

  7支尚未签署停火协议的组织赴会

  此次会议上,缅甸政府、军方、民族地方武装组织、议会、各政党、社会组织、观察员等各方代表逾千人出席。其中,与会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包括10支已经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组织以及7支尚未签署协议的组织。

  所有民族地方武装组织是否都能够签署全国停火协议,是此次会议的一大关注焦点。尽管使用的措辞有别,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政府与军方均呼吁所有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在协议上签字。

  在民族地方武装组织代表出席的开幕式上,昂山素季就全国停火协议的意义和签署协议的必要性予以表态。缅甸《伊诺瓦底》杂志11日报道称,昂山素季在致辞中说,“全国停火协议为今天的政治对话打开了大门。在停火地区,普通民众正在安享安全和稳定,这些都是全国停火协议带来的直接结果。”

  “全国停火协议将我们所有人连接在一起,是我们继续实现更远大目标的一个开端。”昂山素季进一步称,各方不会止步于全国停火协议,而是会继续向前迈进。她还表示,和平的大门始终为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开启,并欢迎他们加入到政治磋商中来,因为仅仅停火仍是不够的。各方有必要向前推进并找到合适的途径,并通过政治磋商的办法来解决政治问题。

  一段时间以来,部分民族地方武装组织与军方在缅北地区掸邦和克钦邦等地爆发武装冲突。鉴于此,部分民族地方武装组织表示,他们无需签署全国停火协议。就这一说法,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日前直接予以反驳。

  报道称,敏昂莱表示,全国停火协议只是一个名称,其本质更加广泛和全面。全国停火协议中基本原则中的第一点就是建立一个民主的联邦,这个联邦不仅是由民族地方武装组织所建立,其他民族组织也是一份子。“每一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组织都需要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有些人说他们在过去已经签署了一些协议,就没有必要再签署一次了。我想对这些人说,(这种想法)可能与当下的民主道德相悖。”敏昂莱说。

  军方与民族地方武装分歧仍存

  2016年4月民盟新政府上台执政后,昂山素季提出举行21世纪彬龙会议,以期实现民族和解与永久和平。前两届会议分别于当年8月31日至9月4日以及次年5月24日至29日召开。

  按照各方决定,21世纪彬龙会议每6个月召开一次会议,直至实现永久和平。不过第二届会议之后,在缅北掸邦和克钦邦等地,民族地方武装组织与缅甸军方数次发生武装冲突。受此影响,第三届会议举办时间一再推迟。对此,《缅甸时报》12日报道称,在举办时间推迟五次之后,本次会议于11日成功开幕,实属不易。

  缅甸独立后存在着约20支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尽管有17支组织出席本次会议,不过,这并非意味着他们与军方的分歧减少。实际上,就在会议开幕当天,缅甸军方甚至公开批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在缅北与军方作战撕裂国土、拖延和平进程。

  据法新社报道,敏昂莱11日直言,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应对拖延的和平进程负责,并称其发动的战斗“正在令国家溺水”。此外,缅甸国防部长盛温批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在停止武装冲突方面做得不够,并表示他们“需要控制住自己的人”。

  对此,葛红亮认为,争论谁打第一枪没意义。最重要的是,军方在放下武器这一项难以退缩。而对于民族地方武装而言,也难以接受军方的条件。

  就缅甸军方在会议首日的强硬表态,葛红亮分析称,这确与一段时间以来军方与民族地方武装在缅北的冲突有关。他表示,缅北硝烟确实也有民族地方武装发起的,但也有一些武装冲突说不清谁打了第一枪。政府军在强硬态度下,不断向民族地方武装施压以及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

  目前,缅甸政府与军方均参与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之中。除了签署全国停火协议问题以外,民族地方武装组织与军方在其他多项议题上仍有分歧。

  《伊诺瓦底》杂志11日报道称,非正式会谈期间,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在提议中要求军方须在未来10年退出政治对话。此外,一名前军方高官还透露,民族地方武装组织还希望,军方任命的议员从2020年开始退出缅甸议会。

  对此,敏昂莱坚称,军方通过积极参与历届政府实现国家内部和平的行动,在维护国家独立和主权以及确保国家统一和完整方面做出了建设性的贡献。在11日会议开幕首日,敏昂莱还警告说,军方与政府一道积极参与和平进程,这不应被错误地视为是军方软弱的一个信号。

  “各个利益攸关方尤其应该意识到,政府与军方积极领导当下的和平进程并非是因为我们软弱不堪,而是因为我们致力于国家以及少数民族民众的利益,并且我们希望结束武装冲突。”

  值得注意的是,在推动缅甸和平进程中,除了缅甸政府、军方和民族地方武装以外,作为缅甸的友好邻邦,中国一直在发挥劝和促谈作用。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