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吕梁头号官霸”敛财10亿 离任时有人送花圈国内

2018-09-23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又一“煤官”被查山西煤炭集团均有高管落马倒在煤上咋避免?nbsp;nbsp;nbsp;nbsp;来源:“观海解读”微信公众号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王奇)山西省纪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王奇)山西省纪委监委日前通报:山西省煤炭地质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张晓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山西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观海解局记者发现,山西落马官员多数染指煤炭。从手握煤炭行政审批权的地方官员、省属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到煤炭监管部门与执法部门官员,直至个别相关的纪检系统官员,很多人都栽倒在了煤炭上面。

  省煤炭地质局排名最前副局长落马

  9月18日,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据山西省纪委监委消息,山西省煤炭地质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张晓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山西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记者发现,出生于1962年的张晓峰是山西文水人,长期在山西省煤炭行业打拼,1993年2月任山西省煤田水文地质229队队长助理、副队长,2005年12月任山西省煤炭地质局水文勘查研究院党委副书记、院长。

  2012年3月,张晓峰任山西省煤炭地质局党委委员,一个月后出任副局长,行政级别副厅级。在山西省煤炭地质局公布的领导班子中,张晓峰曾是排名最靠前的副局长。

  与张晓峰同属手握煤炭行政审批权的山西省晋城市煤炭煤层气工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赵晚畴成为这一领域小官巨腐的典型。

  从起诉书来看,在2006至2014年的八年时间内,赵晚畴通过接受当地“煤老板”贿赂,使得家庭资产及支出共计人民币约1.1亿元。除少量现金,其财产还包括:存折2427张,合计人民币9691万元;黄金3.13万克,折合人民币约645.63万元;欧米茄手表3块、卡地亚手表1块;VERTU手机2部、酷派手机1部;桑塔纳轿车一辆;房产7套等。

  2018年4月,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显示,赵晚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300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山西七大煤炭集团均有高管落马

  提到涉煤炭资源腐败,人们最容易想到的就是直接触及煤炭开采、交易的煤炭集团企业负责人。不幸的是,截至今年5月,山西七大煤炭集团高管落马实现了“全覆盖”。而这七大集团煤炭产量常年占据山西全省煤炭产量的50%以上,占全国产量的10%以上。

  今年5月5日,中纪委消息,山西省阳泉煤业集团总经理裴西平接受调查。讽刺的是,在被查前2天,裴西平刚刚获任反腐工作领导小组组长。

  在此前的2014年到2016年,已有6家煤炭集团高官在任上或离任后被查。

  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受贿3500余万元,获有期徒刑十三年;

  山煤集团:两任董事长杜建华和郭海“前腐后继”,郭已被“双开”;

  同煤集团: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原厅长、曾任同煤集团董事长的吴永平,被“双开”;

  晋能集团:原董事长刘建中、原总经理曹耀丰,均被“双开”;

  晋煤集团: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原副厅长、曾任晋煤集团总经理的杨茂林,被“双开”;

  潞安集团:山西省原副省长、曾任潞安集团董事长的任润厚,庭审前病亡。

  通报中罕现“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

  在山西纪检委关于裴西平的通报中提及,严重不负责任,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国有公司重大经济损失,涉嫌犯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经山西省纪委监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山西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裴西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所涉款物移送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观海解局记者发现“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的提法并不多见,检索中纪委官网,也仅发现曾有3人与此挂钩,除一名国有建筑公司工作人员外,另两人分别就是裴西平和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郭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国有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损失,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检索其他与该罪名挂钩的信息可以发现,2017年5月,由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指定芜湖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安徽省地质矿产勘查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李学文(正厅级)涉嫌受贿、国有公司人员失职一案,经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李学文上诉,维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李学文犯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罚金4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副市长手握审批大权进阶10亿贪官

  手握煤炭行政审批权的地方官员也是企图从煤炭资源中分得一杯羹的群体。原吕梁原副市长张中生在煤炭领域通过插手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大肆敛财,创造了新中国成立后受贿金额之最。

  有“吕梁头号官霸”“吕梁教父” 之称的张中生,是土生土长的吕梁人,求学和职业生涯也未离开过吕梁。当地人称其当副县长时,县长拿他没办法;当县长时,县委书记拿他没办法;当吕梁行署副专员时,专员拿他没办法;当副市长时,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拿他没办法。

  据媒体报道,张中生从政后对吕梁的发展有一定贡献,但后来贪婪成性,胆大妄为,性格蛮横,尤其是在其长期主管的煤炭领域,通过插手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大肆敛财,与很多煤老板往来密切,编织了一张庞大而复杂的政商关系网,破坏了当地营商环境。

  张中生从中阳县委书记职位上离任时,有人深夜在他家门口悄悄摆放花圈为其“欢送”,还有多地百姓自发放鞭炮庆祝,“比过年还热闹”。

  今年3月28日,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审理查明,张中生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张中生被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其受贿所得财物和来源不明财产及孳息。

  一人落马引发山西官场连续地震

  纪检反贪本该时刻警觉,利剑高悬,一旦个别人其失控,与腐败分子沆瀣一气,则令煤炭反腐的最后一道关卡失守。

  2008年7月,山西省集中开展了为期两年的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金道铭正是当时的“执棒者”。 入晋之前,他已在中央纪检系统深耕16年,历任中纪委外事局局长、中纪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等职。

  在晋期间,金道铭伙同被媒体称为“白手套”的“胡姓姐妹”大肆敛财。2014年2月27日金道铭被查,44天后,曾任太原市委书记的申维辰也因涉嫌贪腐落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4年6月19日,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和山西省原副省长杜善学同日被查。2个月后,山西再有4名省部级官员一周内相继被查。

  如何走出腐败  “洗净”煤矿资源?

  对于上述的状况,不少专家认为这与山西资源型地区的特殊情况分不开。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