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诱之下 他们心存侥幸铤而走险为台湾女间谍做事国内

2018-09-16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遇到这种情况时,当心!你身边可能存在“伪装者”上期节目,我们说到有些学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台湾的间谍人员利用,还好及时被安全部门发现,悬崖勒马

  原标题:遇到这种情况时,当心!你身边可能存在“伪装者”

  上期节目,我们说到有些学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台湾的间谍人员利用,还好及时被安全部门发现,悬崖勒马才没有铸成大错。而有些人他们在交往中明明已经感觉到对方的身份不对劲,却还心存侥幸为对方做事,这样的行为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

  2015年,大陆学生小朱到台湾一所大学做交流,有一次去台湾大学听公开课,结识了一个做大陆研究的台湾学生。小朱当时正在做论文,想采访一些当地的高层人士,但又找不到门路,这个同学表示可以给他引荐一位政客。这位政客是原住民立法委助理,名叫徐子晴。不久,小朱就与徐子晴见了面。当时两人聊得很开心,徐子晴说台湾媒体对大陆报道不真实,有的贬低丑化,所以她想多了解一些大陆的情况。

  在徐子晴的帮助下,小朱很快采访到了好几位平时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台湾高层人士。对此,徐子晴并不求什么回报,只希望小朱能帮自己点小忙,接触一些大陆学生,另外她的一些学弟想针对大陆学生做问卷调查。于是小朱就帮她找人做了一次问卷调查。

  徐子晴经常找小朱聚会,次数一多,两人就熟了,聊起天来也很随便,但有一次,徐子晴突然问到的一个话题,引起了小朱的怀疑。徐子晴说,可不可以帮着了解一下大陆国安的情况。

  小朱避开了这个话题,徐子晴也没有再提。回到大陆后,徐子晴曾让小朱帮忙搜集资料,去旁听一些研讨会等等,心存疑虑的小朱都找借口推辞了。但想到在台湾很多事还要靠徐子晴帮忙,小朱还是为徐子晴做了一件事,就是介绍大陆学生给她认识。2016年,小朱在申请台湾一个两岸学生夏令营时没有通过,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徐子晴。

  在徐子晴的帮助下,小朱最终拿到了邀请函。作为对徐子晴帮忙的回报,小朱邀请了一个在国家某重要机关工作的熟人一同去台。出发前,小朱给徐子晴发的微信内容是这样的:这次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去。他是X  X部的一个公务人员。X X部这几个字中间用了空格,这其中的含义二人心照不宣。徐子晴回复了几个偷笑的表情,然后说道:我请客。小朱和小丁到台湾的第三天,徐子晴请二人吃饭,正式结识了小丁。

  徐子晴向小丁表示,她对两岸关系非常关心,并且问小丁学习的专业,工作能够接触到什么行业。

  小丁离台的前一天,徐子晴又给他送行,这次,徐子晴对小丁的工作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问他平时工作会不会很忙,能接触哪些内容,具体需要干什么。小丁说,他会接触到一些涉密的工作。

  小丁随口透露了单位近期的一些活动,徐子晴也向小丁透露了信息,小丁对这件事印象深刻,因为没多久徐子晴说的话就得到了印证。

  小丁觉得她能量很大,有点主动想跟她交往。

  小丁和徐子晴通过微信保持联系,有的时候小丁下班晚或者被领导训斥心情不好,徐子晴就会给些安慰,她还时不时给小丁寄些土特产和小礼物,两个人互动越来越频繁。

  徐子晴跟小丁说她打算来大陆开个化妆品公司,想请小丁入股。合作开公司自然有好处,小丁听到这样的邀请喜不自胜,满口答应。徐子晴说开公司之前需要了解大陆两岸政策走向,而这事全得靠小丁帮忙。对于徐子晴的这个请求,小丁立刻打了保票: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找我。

  在利益的驱使下,小丁开始频繁地给徐子晴发送单位带着密级的红头文件,还特意解释说:我给你的都是有密级的,不然你都看不完,每天文件特别多。

  一次小丁给徐子晴发过去一个涉密文件之后,她消失了两三天。当时小丁有些害怕,“怕被她出卖”。

  尽管有所担心,但他仍然铤而走险。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小丁先后向徐子晴提供了多份内部文件资料,其中秘密级一份,机密级4份。由于他们的交易被安全部门发现,小丁没有等到徐子晴给他回报,就已经沦为阶下囚。

  徐子晴真实姓名叫徐韵媛,1980年8月出生,是台湾间谍人员。近年来她在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等高校频繁活动;其身份一会儿是立委助理,一会儿是淡江大学博士,一会儿又变成了导游、义工等等。她以不同面目接近大陆学生,目的就是从中物色策反对象。据国家安全部门掌握,目前徐子晴勾连的大陆学生有十余人之多。

  徐子晴为了搜集大陆情报,不仅自己经常改头换面,还在台湾发展了一些不同职业身份的人作为帮手。2015年3月26日,在福建省厦门市五通码头,一艘由厦门开往金门的客轮即将起航,乘客们正排队通过安检。此时,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拦下了一名男子。随后,这名男子被带走询问检查。当工作人员打开这名男子随身携带的茶叶盒时,发现了盒盖里面的秘密:盒盖上粘贴有5张手机SD卡,而卡里存储的是大陆的秘密级文件。原来,这名男子姓蔡,是一名台湾间谍,而他的上线正是徐子晴。2010年,担任台湾某立法委员顾问的蔡某经人介绍与徐子晴结识。蔡某是某协会秘书长,经常到大陆参加两岸交流活动,能接触到很多大陆官员。两人熟识后,徐子晴向蔡某亮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徐子晴说:“你平常参加两岸论坛,能够见到国台办、中央部委或者地方的一些官员,有没有比较熟的官员,可以让我了解一下中国大陆对台湾的经济政策?”

  徐子晴对蔡某提出了具体要求并作出了承诺:如果能够认识大陆和她相同背景的人,能不能帮她引见,她会付报酬。

  那段时间,蔡某债务压身,他一口答应了徐子晴的要求,每次回到台湾后他都第一时间把了解到的情况反馈给徐子晴。

  蔡某不仅把在大陆搜集的官员名片交给徐子晴,还向对方提供这些人的部门和层级等具体信息。为了得到更多的钱,蔡某一直留意寻找能让徐子晴更满意的情报来源。201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蔡某认识了一名在大陆某重要机关工作的姓黄的官员,他马上向徐子晴做了汇报。徐子晴很感兴趣,特地约蔡某见了面,敦促蔡某趁热打铁,尽快找个生意上的借口再去大陆见黄大哥。

  徐子晴让他告诉黄大哥:如果有些无伤大雅的资讯,都是有酬劳的,这边徐子晴也可以放一些资讯给黄大哥,如果他不要这些资料也可以要钱。徐子晴让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特别关注黄大哥的反映。

  见到黄大哥后,蔡某按照徐子晴的叮嘱提出了搜集资料的具体要求,并交给黄大哥3万元人民币当见面礼。

1
3